mlns="http://www.w3.org/1999/xhtml">

许钧 30岁懂得“叛逆”,更知道自己要什么_在线威尼斯赌场澳门官网

许钧 30岁懂得“叛逆”,更知道自己要什么

2018-06-29 15:33:00 来源:新京报

  在2015年《中国好歌曲》第二季的舞台上,许钧用他独特的音色唱着那首《自己》,泪流满面的同时也感动了羽泉、蔡健雅和无数观众;2016年,他推出的第一张专辑《万松岭》,成功入围金曲奖“最佳国语”专辑以及年度专辑奖项。暌违两年后的今日,许钧的第二张个人创作专辑《事实上我没有名字》,终于正式发布。

  前不久,许钧和此次的专辑制作人荒井十一一同现身北京新专辑试听会。会后,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许钧却坦言,受到好评的《万松岭》,其实并不是他内心的理想模样,“第一张专辑其实做的不是特别许钧,到这张专辑我才进入了又一个叛逆期。现在对我来说,叛逆不是要跟谁对着干,而是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30岁了,我想要坚持认为对的事情。”

  “无名”专辑送给幕后音乐人

  此次在唱片公司老板的牵线下,许钧结识了“金曲奖最佳制作人”荒井十一(以下简称荒井)。二人见面后,在音乐见解上一拍即合,就这样,荒井带着ruth ling等一众乐手,加入了许钧的音乐团队。

  一直以来许钧都对“乐队”有着偏爱——他的音乐生涯离不开乐队的陪伴,他也庆幸,无论时代如何变迁,身边这一群人连同自己一直都在做着这一件“吃力不讨好”却“相对尊重内心”的事情。许钧和荒井二人透露,专辑曾经差点就取名为“乐队”,而如今定名为“事实上我没有名字”,也与“乐队”有着内涵上的一脉相承。

  “因为我一直觉得一个好的作品,它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,”许钧说道,“在我来看,它是由很多音乐家、音乐人在背后付出的结果,但是这些人往往不会被记得,所以这张专辑最后会取这个名字,是希望大家更关注音乐本身。在音乐上散发出的那些人的味道,和他们乐器的味道,这些独特性是不可复制的。所以我更愿意让大家记得他们,记住荒井,记住基仔,记住ruth,记住大黄……所有录音师、混音师,以及帮我们架音乐设备、摆话筒的工作人员。这张专辑就是要送给他/她们的。”

  现场同期录制最初很尴尬

  《事实上我没有名字》充满了真实的噪音、电流声和场景感,这不是录音棚里反复打磨的结果,而是源于现场同期录制的方式。

  如今许钧、荒井以及一众乐手们已经十分默契,但一开始,大家之间也难免充满尴尬与怀疑,甚至于在第一天完成录制工作之后,都互相怀疑“同期录制这件事儿到底还能不能玩得下去”。“我们当时就相当于两个帮派三对三,但是合了一遍真的是一塌糊涂、太难听了,”许钧说,但在第二天,这帮人又碰在一起合了几首歌之后突然就顺畅了。“我们在一块从不熟悉,到弹了一首好听的歌熟悉了之后,大家就愿意分享自己的感受了,然后就会陆续加入一些东西,比如这个怎么平衡,编曲怎么做,其实这就是一起录音一起排练最可贵的东西。”

  荒井也分享道,为了让每天的录音工作都能有新鲜感,他们会经常设定一个穿衣服的主题,例如“鲜艳风”等等,“不同主题的穿着风格会让大家进入到一个类似‘角色扮演’的环节,工作时候的心情和状态也都是会很不一样的。”

  02 《致己》

  词/曲:许钧

  歌词:这就是我啊/管他什么伟大不伟大/痛快时舞蹈/难过时歌唱/就算不悠扬

  相对于《自己》而言,《致己》其实更豁达了,就是更接纳自己了。因为写《自己》的时候,我二十五六岁,那个时期我也特别拧巴,也可能会有点飘,现在过了四五年之后,我也30岁了,就更加愿意坦然接受一些东西,也更成熟了。而且我特别清楚音乐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我不希望它占据我生活的所有。

  06 《火箭男孩》

  词/曲:许钧

  歌词:我骑在天鹅的背上/和海豚一起穿过巨浪/我很快乐/找到了快乐/请记住我爱你啊

  《火箭男孩》这首歌是我在2016年写的。这首歌在6月1日发布,但它并不是一个送给成年人的礼物,也不是一个回到孩提时代的故事。其实我写的很多故事,都是比较冗长甚至有些绝望的,这首歌就是写给自闭症小朋友的。但是我之前没有公开提,是因为感觉现在很多公益好像都在消费。自闭症小朋友们的生活,可能会比较难过,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他们的生活也很美好。之前我一个做音乐的朋友是西班牙人,他的女朋友小时候就有自闭症,后来治疗之后有好一些。当时她就说,经常能看见天上有红色的猪在飞,我觉得这多美好啊,他们看到了这么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11 《疯子》

  作词:许钧/荒井十一 作曲:许钧

  歌词:我是在一个6平方小屋里/被风 吹起来/笨拙的我 还没想 以怎样的姿态

  其实这是我2015年就在写的一个歌。2014年因为生活的原因我搬离了杭州,去了温州的一个小城市乐清,因为我在杭州连房租都付不起,连饭都吃不起,就觉得做音乐还有什么意思。但是我的好朋友就觉得,我应该继续创作音乐,他说哪怕我们作为朋友多帮助你一些。所以在乐清,他就相当于养着我吧,他有一个小酒馆,就让我没事去唱歌,给我发工资让我维持温饱。这首歌写的就是因为《中国好歌曲》之后,我搬离了乐清回到杭州住的时候,特别舍不得,舍不得那里的山水,舍不得那些朋友。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励志的人,而且我觉得所有的鸡汤都是假的,但是自己的鸡汤自己可以喝,所以就写了这首歌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杨畅 实习生刘姝君

  受访者供图

  原标题:许钧 30岁懂得“叛逆”,更知道自己要什么|叛逆|乐队|荒井

分享到: